SO-ZO创始人王冉:我在日本开二次元主题酒店

“株式会社SO-ZO”的创始人兼董事长王冉,是一位27岁的“非土著”上海男孩。上海交大附中毕业后,他考上日本著名的私立早稻田大学创造理工学部。而现在,他在日本创办了一家以打造“二次元空间”为主要内容的初创公司,即拿到IP(知识产权)授权后,将民宿、酒店房间设计成独一无二的主题风格,吸引了一批又一批喜欢动漫及游戏的“粉丝”群体,也引发了日中电视、报纸及网络等诸多新闻媒体的关注。

王冉是中国人,但却在日本这个毫无争议的动漫王国闯出了一条以动漫游戏为主题、独辟蹊径的创业空间。这一点,就连当初看上他这一创意的早稻田大学前辈们,都感到十分惊奇。

接受证券时报路创业资本汇记者采访时,王冉透露,接下来他打算在日本运营一家独立的二次元酒店空间,可以接待日本及世界各地对动漫、游戏等二次元有兴趣的游客入住体验。与此同时,水晶宫中国国内一些敏锐的资本也发现了王冉事业的前景,近期已有一些旅游及互娱平台公司找他洽谈,但对此王冉还在考量之中。

此次专访,记者也意外见到了王冉的母亲,并请她对儿子的创业进行评价。文末我们将奉上这个“彩蛋”。

王冉:概括说,我在做“二次元主题”的延伸拓展及互娱新消费市场的营销策划,主要切入点是咖啡店、民宿和酒店等空间再造。我已创建了一个“痛部屋”品牌,这也是目前日本唯一一家做二次元空间的公司。所谓二次元,具体来说是指漫画、动画、游戏、偶像等,不存在于现实三次元世界的架空内容。

在中国,“二次元”算是刚刚热火起来的一个产业或概念。中国对二次元的理解,可能还停留在卡通、游戏、小众、另类的层面,接触人群还是以大学生以下的人为主。现在中国的80后多已进入工作岗位,这代人小时候受到日本动漫游戏的影响比较大,而后来居上的90后及00后也正慢慢成为带动这个个性化消费产业的主力群体。相比中国不到10年的发展期而言,日本至少已经有40年的发展历史。例如,日本一些目前仍在连载的动漫,比如《航海王》,已经超过20年时间。

二次元在日本社会拥有足够宽广的资源,但这些很多日本人自己没有充分发现。我作为一个在日本的外国人,看到了日本二次元文化背后巨大的附加价值,然后要做的就是让这一价值提升并变现以促进整体产业的发展,突破以往日本只做周边衍生商品的局限,把二次元文化价值体现在更形象丰富的现实场景体验中。在日本,这些动漫游戏更多只是局限在实物载体,比如说T恤衫、手机壳等很单一的商品品类,几十年来都只是不断“换皮”而已,收益及吸引力更是呈现逐年下滑趋势。

我现在做的二次元空间,具有着空间服务属性和粉群互动的社交意义。重要的是,如果这个空间能够吸引和粘合到更多的受众,那么那些专属定制的周边商品,使得在体验的同时获得更加愉悦的消费。而空间就像是一个盒子,任何东西都可以放进去,有无限的运用方式。

证券时报路创业资本汇记者:你产生创业想法和实际行动,是在日本读大学之后吗?

王冉:实际上,我在早稻田大学读大三的时候,就参加了大学主办的一次创业创意比赛,它主要是针对商学部等文科学生的,而我是作为少数的理工科学生尝试着参加了。

我学的专业是电子机械,从小的喜好及父母的期望也是偏向智能机器人方向。可以说,这和我现在从事的“二次元空间”真的没有丝毫联系,反差太大。我最初选择大学专业时,更多考虑的是以后能够进入松下(Panasonic)、索尼(SONY)这样的著名制造企业工作。而我所在的早稻田理工专业,毕业后的就职公司也都不差,一般都是企业主动来学校要毕业生。

当时,评委都是早稻田大学的前辈,其中有不少知名企业的高管或上市公司的负责人,比如说Line的董事,雅虎的副总裁等。这个活动的出资也是由这些前辈支援的,他们希望通过比赛去挖掘创业的种子和人才。

当时有一个在日本业内非常有名的风险投资公司的前辈,他觉得我的想法非常好,项目也可行。在我还没有开始操作之前,就对我表示了支持,给我提供了免费的办公室、帮助介绍人脉资源等。可以说,这位前辈是给予我最大帮助的人。既然有人愿意支持我并作出投资,那么我是不是干脆自己来创业呢?

证券时报路创业资本汇记者:如果不是在日本这个土壤,你这个事业做得出来吗?

王冉:如果不是在日本,我这个想法产生不了,也实施不了。更何况是在留学在读阶段。

虽然我没在国内读大学,听说也经常会有类似的创业设计大赛,但好像学生获奖之后,就不会有更多的后续联系了,可能是缺少像日本这样完备的后续跟进机制吧。在早稻田有一个“产学连携部门”,以理工科学生为主,他们与学校外部的企业都有着比较紧密的合作联系,从而把大学里研究的成果通过企业的资金和条件运用到实际市场中。

相对来说,日本又算是一个十分保守的国家,民众的创业率非常低,在发达国家中也是最低的。原因在于日本整个社会的结构非常稳定,大学生毕业后找到一份正规工作,正常的收入,维持平安稳定的生活,因此很少有人愿意冒风险去创业。这种现状,也与日本社会的“少子化趋势”有关。

王冉:应该是从2016年1月份开始,我们的业务真正进入产业化阶段。那时我谈到一个比较大的IP,叫《怪物猎人X》,这是日本CAPCOM公司的产品,它做到现在也已接近10年了,所以作品的人气也非常高。在我做完这个IP主题空间项目后,舆论反响非常好。怪物猎人有他独特的世界观,是猎人出了村子和怪兽战斗的形式,所以我们就设计了两个房间,一个是村子外的平原和主人自己的家,把游戏里面的这个场面完全还原;另一个是在战场,有很多怪兽,利用视觉错觉3D图进行展示。一个房间里面可以住4个人,他们可以同时进行游戏机的连线,关键是可以身临其境。

在这之前,主要是做一些日本原创插画、动画作品等的空间设计与装饰,合作应用对象主要是日本民宿。运营之初,像我这样规模的公司,在大的IP授权使用上是受到很多限制的,而现在,公司在版权合作及IP使用上都具有了更多的选择主动权,这一过程中,有着近4年的艰难磨合经历,更难得的是在市场打拼中逐步积累起来的信任,这也是今后事业拓展最为重要的资源基础。

今年7月,我们开始做一个最新的作品《YURI!!! on ICE》(冰上的尤里),在6月1日上线预约。之前的作品,基本是在15分钟左右就会售空,这次《尤里》我们预计会在几分钟之内订完。那天中午12点刚开始卖,但突然服务器预约系统瘫痪了,包括王子连锁酒店在日本所有的20多家店。过往的作品,一天的PV数大概1万左右,从这次服务器瘫痪来判断,这个作品的PV值应达到了7、8万。1个小时的预约人数达到2000人,这对于一家酒店来说是很不可思议的数字。

现在王子酒店做了3个房间,采用期间限定形式,从7月开始一共3个月时间。因公司团队在之前已做好了版权申请、风格设计及独家材料产品定制等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所以,快速、高质、高效以及不影响酒店的正常经营,是我们的承诺。

证券时报路创业资本汇记者:我很关心这一营销过程中,各方面的收益分配情况。

王冉:合作酒店方的收益主要有:较低的投入成本。具体仅为传统酒店硬装修平均费用的1/3,相对投入风险很低;第二,改造后的主题房间销售价格大幅提高。以王子酒店为例,按照预定房间数来计算,这一期间可以入住二次元空间的客人应是3间*90天*每间2人=540人,但实际上目前总的报名入住人数达到3500人。正常情况下,每人每晚需支付1万日元,现在入住二次元空间的客人,每人的销费价格要增加一倍左右也就是2万日元,而这些客人都是为了这个作品来的“新客人”。此外,没有预定到主题房间的客户,只要入住该酒店,就可以得到独家专属的限定商品,这类客人大概占到总数的7成左右。对酒店方的销售促进是非常明显的。

同时,媒体及视频网站也会来采访酒店,新闻作品在全世界传播。日本有一个知名的二次元网站,其所拍摄的酒店房间视频获得了200万的浏览量。所以说,酒店方面首先是营业额收益,还有品牌宣传方面的正面影响。假如说酒店的住宿率达到70%,那么因这一事件造成的新的客人,就完全是新增客源。

而对于版权方,一方面他们获得了相应的版权费收益,同时也获得了品牌的力推和宣传效应。实际上,日本知名的版权公司,对自己的IP管理都较为封闭,对版权保护较为严格,很少会与小公司或初期公司合作。所以,我能得到这样的合作,对公司未来的发展很有帮助。除了直接的经济收入外,我们还借此实现了版权合作的“信用度提升”,我现在已经开始挑选酒店了。

证券时报路创业资本汇记者:还有什么更大胆的创新,与中国国内有什么合作设想?

王冉:接下来,我打算在日本做一家独立的二次元酒店空间。日本社会的二次元商业运营模式还是比较死板,不太愿意接受创新。如果我自己运营一家独立的二次元酒店,就可以接待包括日本当地及世界各地对二次元有兴趣的游客入住,他们会专程来日本购买周边产品并体验独特的、内涵更丰富的二次元文化。这就有点像迪士尼乐园,它就是创造了一个空间,让游客更近距离地感受这些喜欢的IP形象。

目前我在日本寻找一些资金合作。已经有不动产公司来谈,他们愿意提供房产。此外还有一些已建立起合作基础的版权公司比如集英社、角川书店、万代等,他们都很有兴趣,并表示可以提供版权。

另外,我正在考虑是不是要接受国内这边的资本,比如说携程等大的旅游公司,还有国内一些比较知名的游戏公司等,我与他们都有接触。

中国市场很大,也很希望将我的项目在国内得到延伸和拓展,但几年的调研下来,总感觉中国国内二次元的文化基础氛围及消费方式仍有些窄浅或者说非主流。数据显示国内的二次元爱好者以初中生、高中生等为主,再加上以玩游戏和电竞为主的大学生及成人,总体量是巨大的,新一代的消费观也是令人刮目惊叹的,但相对于日本更喜欢动漫的普及性且强大的消费实力来说,国内的消费视角仍有待考证。所以一直在考虑,如果进入国内市场,在IP主题筛选、表现形式、空间格局的多样性等方面都要做出相应改变,可能是另类的酒店、另类的棋牌室或者是另类的网吧,但一定是有新鲜度的、不断变换的、有生命力的!

目前的发展重心还是在日本,主要的考虑还是比较熟悉并有适合成长的土壤。在此,也向国内的伙伴们发出诚意邀请:如有机会,一定来日本体验我的二次元酒店!

王冉母亲:作为一个中国人,又是在读书留学期间,却偏偏进入日本引以为豪的动漫领域进行创业,现在也确实成为了日本动漫空间行业的引领者,我们做家长的真的感到自豪。

因此,我也开始了解什么是二次元(美好的世界),什么是三次元(现实的社会),而现在一些年轻人喜欢的Cosplay就是2.5次元。也知道了中国有2亿多喜欢动漫的庞大群体,这一数字中约一半以上是喜欢日漫的。而现在的90后、00后甚至10后,这些孩子从小就与动漫相伴。从国家的文化发展战略和国内游娱行业品牌创投的积极主动、求合求变来讲,我相信王冉所做的事情在国内有非常大的想象与拓展空间。就比如“快闪经济”、“场景再现”的火爆,对传统综合商体的人流导入;好多线上线下旅游公司想打破传统竞争,以满足个性化群体吃住玩购的消费体验;包括众多庞大的游戏玩家和越来越火的电竞项目的延伸等。而酒店业简单的智能、时尚的设计,包括各种主题酒店和亲子酒店,真的投入很大却不知能走多远。

王冉在做的,面上好像只是单纯的房间装饰,实际上他做的是策划和营销。真正的内容很多,在此也透露一下,王冉还独自开发了一个网站。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wfdongtai.com/,水晶宫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